本文作者:腕表公社复刻表

斯托华腕表设计理念和开始

腕表公社复刻表 1年前 ( 2019-09-07 ) 235 抢沙发

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有五家制造商为德国国防军供应制式钟我,Swo是其中之一,其它四家为A.ange& Sohne,WCLaco与 Wempe。这是怎么发生的?

公司的规模肯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在普福尔茨海姆, Stowa和Loca属于最大的钟表制造商。举个例子:二战接近尾声时, Stowa接到了一笔2,000枚怀表的额外订单,这对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而言负担过重。

B-Uhen腕表尺寸硕大且特点鲜明,配备两种不同的表盘设计。

1940年,我们开始推出的是所谓的型号A:清晰易读的表盘搭配阿拉伯数字时标和中央秒针。接着于1942年推出了型号B:分钟数字在此成为主角,这在飞行员的导航中更加重要。小时数字被放置在较小的中央圆环上。 Stowa仅仅制造了42枚直径55毫米的大型飞行员表型号B,因此它是德国 B-Uhren中最罕见的款式之一。我自己也搜寻了很多年,才为博物馆买到一枚。

当时的这些腕表在表盘上没有品牌标志,您在如今的许多飞行员表中沿用了这一特色。

这么做有一定的风险。我认识许多来自广告界的人士,他们都劝阻我这么做,因为他们说品牌就在表盘上。我认为没有品牌标志的版本更原汁原味,此外,品牌标志也可能会干扰设计。尤其是我们没有品牌标志的飞行员表,特别受欢迎,属于我们的畅销商品。一些竞争对手也借鉴了这个创意。

您说品牌标志可能会于扰设计,您如问看待日期显示呢?

事实上,这也经常困扰我。从设计的角度,一般很难将日期显示整合其中。我们供应带有日期显示以及不带日期显示的表款,通常顾客会购买带有日期显示的版本,但飞行员表是例外。我个人更喜欢不带日期显示的腕表,不过既然日期显示对许多顾客而言是重要标准,我当然会提供这类产品。

近几年中,您一直在与前Appe设计师 Hartmut Esslinger合作,这是如何开始的?

我们都出生在黑森林地区北部的阿尔滕斯泰希,一直以来我都听说过他的名字,而且我知道他曾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为 Junghans工作。几年前我给他写了封信,我们相约会面,此后我们多次讨论钟表与钟表市场。他注意到许多制造商严重依赖于复刻产品,在这种背景下,产生了“复古陷阱”的概念。后来他就接手了我们的 Antea系列。

几年前正是因为Anea,您和 Nomos还发生过争论。

 Antea的设计可以追溯至上世纪三+年代,大约1936年或1937年。当时,许多不同的制造商都提供类似这样的表盘,包括A. Lange&Sohne与 Stowa。 Omega、 Tissot和 LOngines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时也有类似的表盘。 Nomos的设计只在偶数位采用阿拉伯数字,但我们显示所有的数字,这便是如今的区别所在。尽管如此,还有许多人不知道这段历史,因此认为我们抄袭了 Nomos。

Esslinger对Anea做了什么?

他基于 Antea研发了 AnteaBack to Bauhaus,其与 Antea的决定性区别在于阿拉伯数字的字体。 Esslinger所选择的字体,最初由平面设计师兼包豪斯设计学院的教师 Herbert Bayer在1927年左右创制,该字体甚至就被命名为“ Bauhaus(包豪斯)”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字体设计师EdBenguia和 Victor Caruso对其基本式样进行了修改,修改后的字体名为 Bauhaus std,正是 Essling在 Antea Back to Bauhaus中所采用的。

斯托华腕表设计理念和开始  第1张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作者:腕表公社复刻表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yunou.com/post/432.html发布于 1年前 ( 2019-09-07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腕表公社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验证码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235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