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作者:腕表公社复刻表

​Antea Back to Bauhaus腕表特别引人注目

腕表公社复刻表 1年前 ( 2019-09-07 ) 196 抢沙发

Antea Back to Bauhaus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它的颜色。

Hartmut Esslinger也特别关注色彩,他对柔和的色调情有独钟,尤其喜欢粉色。此外还有草绿色、适合搭配牛仔服的亮蓝色以及浅棕色。在所有版本中,日期显示圆盘均采用与表盘相同的颜色。为了使色彩达到它们应有的样子,表盘在上色前会先被漆成白色。

与 Essling的合作给您和Sw带来什么影响? 

Esslinger更喜欢采用圆润的形状,这点也体现在了采用仿生设计的 Flieger DIN Professional中,其表圈仿照自然界中的正弦曲线。这款腕表背后的理念,是将有机的造型引入技术性产品。我们第一次合作的项目Rana也是如此,其背后的理念是摆脱复古陷阱并打造一款面向未来的腕表。最近,我和 Hartmut Esslinger一起设计了全新的包装,由中密度纤维木板制成的表盒拥有坚实的四角,象征着我们品牌的宗旨“出色、精美、真实”,第四个角则代表黑森林。整个表盒是百分之百在黑森林地区生产的。

和 Essling是否已经有了未来的合作计划?

目前我们还没有具体的合作项目,但我们会定期交流想法。我的设想是在航海表领域和他做些什么,并将这方面的设计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。

您在九十周年大庆之际推出了哪些产品?

推出了几款限量版的飞行员表,特色是复古风格的荧光涂层。这些腕表备有各种不同的尺寸,带或不带日期显示。每款腕表在全球范围内均限量90枚,部分已告售罄。亮点是搭载 Durowe机芯的表款,每款限量250枚,致敬拥有250周年历史的黄金之城普福尔茨海姆。

和 Durowe机芯有什么关系?

德国钟表机芯工厂 Durowe,由Laco的创始人 Ludwig Hummel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建立。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将公司出售给Tmex,后者于十年后将其转卖给ETA接着关闭了在普福尔茨海姆的生产设施。1990年我自主创业后,便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购买机芯。毕竟我是一个训练有素的金匠,当时主要是为旧机芯制造表壳和表冠,这是一切的开始。当时也包括Durowe的机芯,这让我越来越关注Durowe。

您在2002年买下了 Durowe这个品牌,是否有计划生产自己的机芯?

大约在十年前,我产生了为旧款 Durowe机芯制造自己夹板的想法,接下来也许可以研发自己的机芯,它将会以 Durowe命名。

但您几乎无法分摊机芯的成本。

曾经有一些潜在的投资商对此很感兴趣,但我很快意识到这样根本行不通,因为我们永远达不到以优廉的价格供应自主制造机芯所需要的产量。我是可以小批量地生产自主制造机芯,每年几千枚。但我如果那么做,就不得不以远远高于已知 Stowa售价水平的价格出售这些腕表。

在周年纪念款腕表之后是什么?

下一个项目将更加现代时尚,我希望更年轻的群体也能对 Stowa感到兴奋,在此价格起着重要作用。我希望那些每个月省下50欧元的人,可以在一年后买得起枚 Stowa腕表,因此我的入门价格必须从600欧元开始。

新款腕表会是一款飞行员表吗?

是的,它应该是一款非常出色的日常实用表,配备荧光指针、日期显示以及高防水性。至于设计,应该是经典的 Stowa造型。

​Antea Back to Bauhaus腕表特别引人注目  第1张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作者:腕表公社复刻表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yunou.com/post/433.html发布于 1年前 ( 2019-09-07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腕表公社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验证码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196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